眉山频道 > 眉山习俗

缺月挂疏桐(眉山风土人情)

2009-03-25 03:27作者/编辑:四川殡葬网来源:四川殡葬网阅读次数:273

 

 

  十七八岁的苏轼,夜里也曾有过一回艳遇。他足不出户,而佳人自动送上门来。事情的原委是这样:苏轼有挑灯夜读的习惯。当时读书是要读出声的。如果念的是韵文,听上去就像唱歌。苏轼嗓音不错,又生得像样,吸引邻家女郎,真是不足为怪。苏轼夜夜读,女郎夜夜听。隔墙听着不过瘾,她索性爬到墙上。顺便提一句,她是个富家女,至少不难看,是娇宠惯了、凡事由着性子的那种少女。她骑到墙上,听书也观人。苏轼读着读着摇晃起来,她也跟着摇晃。由于忘情,摇晃得厉害,一个跟头栽下来也是可能的。时为深秋,梧桐的叶子掉了,一弯新月挂于疏桐之上。夜深人静了,苏轼抛书打呵欠,步入院子。有个人影在墙头,一晃就不见了。人耶?鬼耶?苏轼揉揉眼睛。依稀是个女子,如果是鬼的话,该是一位女鬼。苏轼细听动静,除了风吹竹叶,再无别的声音。大约是个幻觉了,读书读出女人的身影,倒是一桩稀奇事。他回房歇了。第二天此景重现,他就留了一份心。

到第三天,那骑墙的女郎又觉得不过瘾了。她潜至窗下。不过她的任性也到此为止,并不敢敲窗入室。苏轼察觉了,开门出去。女郎一惊之下,拔腿便走。苏轼站着未动,只“喂”了一声。他无意惊吓她。女郎闻声扭头,两人的视线就相碰了。借着月光,苏轼认出是邻家的女儿。

对这位富家女,苏轼平素有无好感,不得而知。他邀她进屋,大约是真的。女郎一片痴情,总不能让人家老是呆在墙上。两人谈些什么,同样不得而知,这类细节问题,做历史的永远叹息。后来女郎又来过几次,她越墙而来,又越墙而去,身形缥缈,具有诗意。可她终于不来了:她以身相许,“苏轼不纳”。苏轼安慰她说,等他功成名就之后,—定回来迎娶她。少男少女信誓旦旦,可能会缠绵,身体有接触。翌日苏轼照样读书,富家女开始约束自己,不复爬墙。她站在月下倾听,躺到床上编织梦想。苏轼十九岁娶王弗,对她的打击十分沉重。她不死心,父母安排的男人一概不见。十一年后,王弗以二十七岁芳龄去世,苏轼再娶王弗的堂妹。富家女绝望了,一病不起,郁郁而终。苏轼在远离家乡的地方听到死耗,既悲且叹,不能自己。于是写下著名的《卜算子.缺月挂疏桐》: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渺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结局悲凉。苏轼的这首词,和他悼念亡妻的那首“十年生死两茫茫”一样有名。钟情于他的女人,终于死掉了。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月光下的那一幕,是永远地留在记忆中了,而苏轼复制记忆的高超方式,使那位早已化作尘土的无名女郎在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眼中妩媚而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