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频道 > 巴中习俗

通江民歌

2009-07-15 07:40作者/编辑:四川殡葬网来源:四川殡葬网阅读次数:353

 

  通江民歌的概述

通江自西魏建县以来,迄今已有1400多年的历史,因建制较早,又是巴蜀通往古长安的要道,因此,通江历史上人杰地灵,文化事业昌盛。通江民歌源远流长,历史悠久。

据史书载,早在秦汉之际,我地农民便有“隔山对歌”之风气,到了明清时代歌风更盛。一到农忙播种收割季节,田野里、山坡上到处山歌嘹亮。或一人自唱,或一问一答,众人帮腔,相互调侃,风趣幽默,气氛活跃。

“山歌不唱冷秋秋,唱支山歌解忧愁,解得忧来解得愁,唱得河水倒转流……下田得把山歌唱,不唱山歌心头痒。”
这便是此情此境的真实写照。于是,山上山下,歌声四起,此唱彼和,响遏行云,尽日不休。巴山人民将劳动同娱乐巧妙地结合,用唱山歌来交流感情,消除疲劳,鼓舞士气,统一步调,才得使山歌能够从久远的年代传下来。

通江民歌在改革开放后得到了全面搜集整理、编选入集。1984年3月,通江县组织了300余人的业余采风队伍,主要有县文化干部黄定中、闫忠明、杜学锐、田明灿及招聘的36名区乡文化干事李培林、严肃、王光庭、向奇荣、高怀德、刘必孝等大量业余采风者走乡入户参加长达3年的民歌收集工作,共收集古今通江民歌6000余首,并于1988年4月从中精选1270余首出版了《通江民间歌谣资料集成》。

通江民歌是红色通江政治历史、地理环境、经济文化、地方语言、民族民俗的集中反映,是通江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

通江民歌的种类

“劳动歌”应排在通江民歌的第一位,在过去不通公路的年代,通江人吃盐得从汉中用人工背运,《弯弯背架一张弓》便是巴山背二哥们苦中寻乐的生活体现——“弯弯背架一张弓,背起背架上汉中,你背起背架小心些,谨防啄个火鸡公。”一些边远山区肩担背磨的艰辛也有民歌来体现:“空山坝,錾子岩,婆娘女子穿草鞋;出门一声山歌子,进门一背块子柴。”“时政歌”主要反映社会状况,“长不过路,短不过年;松不过冒头尖,紧不过钱。”反映了旧社会穷人的困难状况。“风吹桂花朵朵香,我妈点灯进绣房,今夜点灯照小女,明夜点灯照空房。”这短短四句哭嫁歌深刻反映了嫁女之际母女的伤感。通江民歌中流传保存最多的是“情歌”——“看见贤妹就想唱,肝子巴在心子上;心想撒个拦河网,鱼儿还在滩口上。”反映旧时封建家庭的不幸的民歌则有:“十七八岁到婆家,奴的丈夫是个好娃娃,几时等到娃儿大,老了南瓜谢了花。”在通江民歌中,“历史传说歌”大部分都是颂扬华夏神州古名人——“栀子开花叶子黄,朝中要算哪个强,文官要数包文正,武官要数杨六郎。”“儿歌”主要是大巴山妇女教孩子唱的民歌:“月亮走,我也走,我给月亮背笆篓;一背背到茶园头,莫割乖乖的小耳朵。”在通江民歌中,长山歌、叙事歌之类的“小调”也是较为有地方特色的。《十二月花》中要从正月唱到十二月,共48句,歌词主要通过时令的变化反映生产及家庭情况;“红军歌谣”是红色通江光辉革命史的有力见证——“通江苦,南江难。好不过那一九三三年,三三年,乾坤转,巴山来了徐向前。”这首民歌对红军入川进入通江具体时间和人物都有证明作用。

《豆芽葱蒜叶》

《豆芽葱蒜叶》是通江解放前后唱得最红、影响最广的地方民歌,它是通江民歌的典范和代表。

解放初期,通江人民沐浴在新社会的政通人和的春风里,劳动人民心情无比的甜蜜、无比的舒畅。而《豆芽葱蒜叶》以其炽热的情感、生活化的衬词、优美的曲调长时间在劳动人民口中传唱。从1952年土改开始,通江农村开始兴办夜校,各地农村也相继兴办“农村俱乐部”,县文化馆的刘辉光同志被派到火炬乡主持农村俱乐部,用通江民歌演唱、黑板报、幻灯来宣传党的政策、反映新生活新风尚。后来成为《豆芽葱蒜叶》主唱的阎华月当时才十几岁。“大路边上嘛连啥,栽南瓜嘛送郎我们回,我把那萝卜黄瓜茄子海椒叶,当哟娃娃哟,豆牙葱蒜叶;隔河望见嘛连啥,妹穿蓝嘛送郎我们回,扛一把锄头黄瓜茄子海椒叶,进罗菜园哟,豆芽葱蒜叶……”

阎华月不仅把这首民歌在通江唱红,还曾被抽调到达县参加汇演。

1957年深秋,阎华月和达县文工团的女演员郝羽霞通过选拔排练,参加了“四川省第三届民间音乐舞蹈汇演”,通江民歌《豆芽葱蒜叶》在成都的“四川剧场”一炮打红,成为这次演出中最具特色的一首民歌。当时在成都参加汇演后,通江文艺代表队的队长张金模(时任文化馆馆长)和主要演员刘庆富、廖传凤、翁敬安、周显志都要回通江老家了,而要留下阎华月一人到北京参加汇演,这对于一个从未出过门、见过市面的农村小伙子来说是件不知所措的事,阎月华死活不去哭着要回通江。省上只得临时抽调遂宁代表队民歌《撵野猫》的主唱陈华禄和郝羽霞排练后前去北京参加了全国民歌汇演,后来仅郝羽霞去莫斯科参加“世界青年联欢会”的演出,她在莫斯科唱了这首《豆芽葱蒜叶》。

《豆芽葱蒜叶》在川内唱红后,省市广播电台均录音播放,仅在演出时因录音给通江文艺队的稿费达100余元,当时一个演员的月工资才十几元,这笔稿费无疑是相当可观的。现在通江火炬乡靠经营照像馆为生的阎月华老先生告诉记者,当时他由于是这首歌的主唱,得了60多元的稿费,其余由乐队分摊了。

《豆芽葱蒜叶》由于在中央、省及各市广播电台上宣传播放,成为省内外人民大众争先传唱、流行最广的一首通江民歌。

 通江民歌有待提升艺术价值

陕北民歌、新疆民歌、内蒙古草原民歌等等,在全国形成了独立的派别。通江县文化馆馆长黄定中老师谈到:“陕北民歌高亢,新疆民歌悠扬、草原民歌长调婉转有独特的风格。通江以至于整个大巴山首先在地域、民族风格上就不如黄土高原、内蒙古草原、新疆戈壁滩那样鲜明,通江民歌中有些词曲太短,只能反复唱,很不完整、不大气。但通江民歌很生活化、保存曲目众多,内容较为丰富,需要专业音乐人才对曲调进一步整理,提升其艺术价值,通江民歌才会产生更深远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