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国内资讯

专家和代表委员纵论丧葬移风易俗 为脱贫攻坚减负排障 | 两会特别报道

2019-03-12 11:26作者/编辑: 四川殡葬网 来源:中国社会报 殡葬周刊阅读次数:75

1

中国社会报《殡葬周刊》两会特别报道

        【编者按】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群众的物质生活有了极大的改善。与此同时,一些地方特别是农村地区丧事活动讲排场、比阔气、撑门面、大操大办的现象也时有发生,豪华丧葬“死不起”、繁文缛节“耗不起”、人情礼金“还不起”、低俗内容“躲不起”,给一些家庭造成沉重负担,引发负面社会效应,也成为脱贫攻坚、乡村振兴道路上的“绊脚石”。在这种情况下,亟须厘清社会认知,引导群众树立正确丧葬观,弘扬核心价值观,就如何开展丧葬活动达成共识,在丧葬活动中体现良好家风、文明乡风、淳朴民风。正值全国两会召开期间,本报记者以采访或约稿的形式,向部分专家学者、代表委员、党政领导和镇村干部征询了其对丧葬陋习治理有关问题的看法、感受及意见建议,以期引发广大读者深入思考,进而为治理陋习推进殡葬改革贡献更多智识。


2

讲述人:彭  林

清华大学文科资深教授、礼学研究中心主任  

       传统文化并不主张厚葬,它倡导简朴。孔子说:“丧,与其奢也,宁俭。”古代厚葬的都是帝王,老百姓的墓里基本没有什么,不能把厚葬算到传统文化头上。

传统文化并不主张厚葬而是倡导简朴

       前不久,中国社会报《殡葬周刊》主编包颖就如何看待传统文化与殡葬活动的关系,采访了清华大学文科资深教授、礼学研究中心主任彭林先生。

       问:入土为安的习俗怎么来的?

       答:葬者,藏也。我们的祖先在新石器时代就有土葬的现象。起先,人死了并不埋进土里,遗体弃置在野外,亲人前脚刚走,猛兽猛禽就来了,要吃他的肉。亲人看了很不忍心,就挖个坑把遗体藏起来。入土为安的习俗是这么来的。一开始,有墓但是没有坟头,据说立坟头是孔子发明的。孔子常年在外奔波,回到故乡时要到父母的墓地去看看,怕找不到,就垒土做了坟头,作为标记。

        问:传统文化主张厚葬吗?

        答:传统文化并不主张厚葬,它倡导简朴。孔子说:“丧,与其奢也,宁俭。”古代厚葬的都是帝王,老百姓的墓里基本没有什么,不能把厚葬算到传统文化头上。

        问:前不久看过某地一户人家办丧事的视频,其中有一个64人抬的棺材,据说花了上百万元;我们到一些地方采访发现,有在山上修大坟、豪华墓的;在一些农村地区,办丧事时一些低俗的东西混了进来,人们因攀比开支很大。我们怎么区分陋习与传统文化?

        答:也有人传过照片给我看,抬棺材抬到闹市的时候,停下来把棺材颠来颠去,颠得好给一百块钱,插在帽子上继续颠。这是礼仪吗?这是传统吗?这是陋习,是对逝者的不敬。对于陋习,要明确界限,加强引导。

        陋俗的概念是含混的,陋俗不是传统文化。礼和俗的关系,很多人弄不清楚,把它混为一谈。我写过一篇文章——《从俗到礼》。俗是什么?“土地所生习也”。一方水土上的人会有独特的生活习惯,这叫俗,是自发形成的。“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俗跟当地的地理、人文、历史传统有关。俗,往往是需要被改变的对象。

        俗的力量是强大的,人们对俗与传统礼仪也没有区分清楚,所以,一定要明白“礼者,理也”。传统丧葬礼仪是为了区别于种种不规范的做法而制定出来的,是符合人性、人情的。

        政府有责任对民众进行教育、引导,告诉人们亲人过世了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哪些事情是违反人性的,做了将来要后悔一辈子的。在古代,居丧时期怎么行为,都要拿书来对照着做。现在,政府部门也应斟酌古今情形,法古开新,做出一套殡葬行为规范,引导公众。社会的和谐需要把民众教育好,要把丧葬仪式变成一种人文教育。

        本文摘自于中国社会报《殡葬周刊》记者采写的《为现代殡葬文明植入优秀传统文化基因——清华大学文科资深教授、礼学研究中心主任彭林访谈录》,深度报道近期刊发,敬请关注。



3

讲述人:刘铁梁

山东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教授

        社会发展从农耕文明走向工业文明,城镇化迅速发展使得土地更加金贵,人们必须把有限的土地资源用在更加紧要的地方。过分占用土地资源的土葬方式自然被社会摒弃,这是习俗顺应社会发展的表现。

丧葬习俗的核心价值在于联结了历史和亲情

中国社会报《殡葬周刊》记者 储慧静

        近日,针对殡葬领域移风易俗话题,记者采访了山东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教授刘铁梁,他从民俗学角度分析了中华民族丧葬文化蕴含的核心价值。

从顺应社会发展的角度理解习俗的变化

        刘铁梁表示,中国丧葬习俗从古至今的变化不能简单以好坏区分,可以从当前社会发展总体需要的角度认知习俗。社会发展从农耕文明走向工业文明,城镇化迅速发展使得土地更加金贵,人们必须把有限的土地资源用在更加紧要的地方。在这样的背景下,过分占用土地资源的土葬方式自然被社会摒弃,这是习俗顺应社会发展的表现。

        需要注意的是,生态环境是全体公民共有的,不能用金钱、权位谋取更大的殡葬用地。前不久,河北石家庄西山有开发商不惜毁山损林,违规建设别墅区出售,此类违规用地现象应坚决杜绝,更何况少数人私自兴建“豪华墓”“超大墓”破坏规则,也是应严厉打击的。刘铁梁认为,此类殡葬用地问题还算不上殡葬民俗问题,实际上反映了社会公平问题。在丧葬资源的占有上,大家要依法办事,维护社会秩序。

丧葬习俗的核心价值是历史和亲情的纽带

        刘铁梁表示,城市发展除了土地是关键因素外,文明氛围同等重要。办丧过程中放鞭炮、焚烧纸扎等不仅污染自然环境,也污染了人文环境。丧葬习俗里合理的文明基因以及丧葬传统最核心的内容就是要铭记逝者,习俗是生者与历史的关联纽带,可以通过丧葬习俗加强家族凝聚力,等等。

        有的少数民族因为没有文字,所以在丧葬时要唱歌,以传承家事,相当于汉族修家谱,唱出逝者在世系中的位置。所谓世系,就是世代来自哪个家族系统,唱唱远祖是谁,祖先是谁。逝者离去时,要盖棺定论,说明他在历史中的位置,以及所属族群在历史中的位置。以前的南方史诗就是如此。南方史诗与游牧民族的英雄史诗不同,一般是从开天辟地创世纪开始唱,然后唱到祖先、逝者属于哪一支。在中华文明进程中,无论是文字传承还是口头传诵,都强调生者与逝者的历史联系。就譬如,毛泽东提出要给张思德同志开追悼会,就是要强调共产党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要我们记住烈士对社会的贡献。

        刘铁梁表示,如果丧葬习俗本质上是为了加强亲属关系的团结,起到凝聚人心的作用,被归为封建迷信是有失偏颇的,但如果闹得声势过大,影响了社会平衡,就不合适了。所以,不要简单地评判一个地区丧葬习俗的好与坏、落后与先进,而是要在社会发展变化中,记住丧葬习俗的核心价值是历史和亲情的纽带。要把这种亲情发扬光大,否则,人们就不懂得怎样孝敬父母,为什么要尊老爱幼。如今,很多家长特别重视子女教育问题,其中流露出的核心问题,就是中国人特别关心自己世世代代的发展。

用发展的眼光看待丧葬习俗的变化

        刘铁梁谈道,还需要克服丧葬文化消极的一面。任何时候,丧葬活动首先要合乎社会总体发展的需要,而不是只关注自我和家族利益,忽视社会公共利益。殡葬文化也要放在整个中华文明进程中去看,它具有历史独特性,要弄清楚背后反映了哪些中国特色,同时也要认识到,中华文明是拥抱各种文化、包容各种文化的,是永远往前走的。任何文化习俗的存在、变化都有其合理性,不能片面地停留在要原汁原味保护习俗的认知上,要看到它与时俱进发展的轨迹与内在逻辑。



4

讲述人:马金生

中央民族大学中国少数民族研究中心副教授

        在农村地区,一般百姓对于红白理事会规定的控制丧葬规模和限定酒席标准等普遍持肯定态度。这说明节俭办丧在农村是有着广泛的社会基础的,同时也说明红白理事会在丧葬改革中确实发挥着重要作用。


农村殡葬改革离不开基层社会组织的健康培育

      自党的十九大以来,为实现党和国家规划的乡村振兴战略蓝图,“改革乡村陋习、建设文明乡村”已然成为了政府部门和社会各界的一项重要任务。近年来,为推动乡村的移风易俗工作,一些农村地区通过建立红白理事会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比如,2016年以来,中央文明办选取了山东、陕西作为移风易俗的试点省份,大刀阔斧地推进殡葬改革。其中,一项重要的举措便是建立红白理事会,通过出台相关规范文件和张贴“移风易俗明白纸”等形式,宣传并推动殡葬改革。从效果来看,在农村地区,一般百姓对于红白理事会规定的控制丧葬规模和限定酒席标准等普遍持肯定态度。这说明节俭办丧在农村是有着广泛的社会基础的,同时也说明红白理事会在丧葬改革中确实发挥着重要作用。

        红白理事会是建立在村民互助基础之上的基层社会组织,具有浓厚的公益色彩。这一组织及其前身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传统。不过,笔者在调研中也发现,随着市场经济和城市化的发展,在部分农村地区,早些年建立的红白理事会公益色彩有所淡化。在笔者调研的华北某地农村,早年间一些红白理事会成员在丧事中与丧葬用品销售者暗通款曲,从中牟取利益。同时,对有关仪式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对殡葬礼仪缺乏按照殡葬改革方向创新的能力。

       为发挥红白理事会在移风易俗、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中的作用,笔者认为,红白理事会的建设应注意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坚持红白理事会的公益属性。这一公益属性在很多农村地区还有着很好的保留,但是在一些农村地区有所背离,必须格外注意和坚决反对。

        第二,重视红白理事会成员的组成。理事会成员的组成,应为在本地本村有德行、有操守、有声望、有影响的人员。在强调村(社区)党组织领导的前提下,应兼顾老党员和群众代表的人选。

        第三,制定红白理事会章程。通过制定章程,明确理事会的宗旨性质、组织机构、职责权利,并明确将项目花费(如酒席数量、烟酒标准)等方面内容纳入村规民约,使其成为农村丧事办理的参考依据。

        第四,加强对红白理事会成员的教育引导。应高度重视农村地区红白理事会的培育工作,有关地区党委政府部门可通过组织宣传、交流学习等形式对红白理事会加强教育引导,使理事会成员懂得殡葬改革的重要性和好处,并使相关成员真正成为农村殡葬习俗改革的践行者,新式殡葬礼仪的推动者。



5

讲述人:刘文玲

全国人大代表

        “‘村上的人死了,开个追悼会。用这样的方法,寄托我们的哀思,使整个人民团结起来。’这是毛主席在《为人民服务》这篇文章中讲的,我打小就会背。


殡葬移风易俗是完成脱贫攻坚任务的必要保障

中国社会报《殡葬周刊》主编 包颖

6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沂水县沂城街道西朱家庄社区党支部书记刘文玲接受采访视频

        “‘村上的人死了,开个追悼会。用这样的方法,寄托我们的哀思,使整个人民团结起来。’这是毛主席在《为人民服务》这篇文章中讲的,我打小就会背。去年全县所有的村开始实施追思会制度时,我又记起了这段话。”3月2日晚,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沂水县沂城街道西朱家庄社区党支部书记刘文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无比熟稔地念出了这段话。

       西朱家庄是一个农村社区,地处沂水县城近郊,有户籍人口370户、1200多人,村集体和村民收入在全县居于较高水平。村集体拥有全县最大的农贸市场,新建成了全县最大的水果批发市场,2018年仅农贸市场收入就达800多万元。村民们在当地就业,有当农贸商户的,有干农产品物流的,有在市场里找一份工作的,挣钱和照顾家人两不误,生活幸福指数较高。村集体每年给村民们分土地流转费和米面油等基本生活用品,去年村民们共分到了300多万元。

       沂水县近两年殡葬改革力度颇大。2017年5月10日起,沂水财政出资建设公益性公墓,全面推行“全民惠葬”殡葬改革,即居民去世后从遗体运输、火化、骨灰盒到进公益性公墓安葬全部免费。2018年7月1日起,沂水继而推行丧葬礼仪改革,各村若有人去世,均由村“两委”和红白理事会为其举办追思会,村党支部书记念悼词。

       2017年7月至2018年底,西朱家庄社区共有15位居民去世,全部进入邻近的荣富山公益性公墓安葬。

      “一开始推行时也有难度,但我们有一个团结的村‘两委’班子,谋划村子的发展、推进乡村振兴,靠的是这个班子,推进殡葬改革靠的还是这个班子。班子齐心协力,村里的党员带头,也就没有干不成的事。”刘文玲说。

       并且,西朱家庄村集体还拿出钱来,对已经打好棺木的、砌好坟的、把葬在旧公墓的逝者骨灰合葬进公益性公墓的,各补助 1000 元,引导村民支持殡葬改革。“现在,一场白事办下来,儿女不用借一分钱的债,还能分到钱。这个账,群众会算,自然支持殡葬改革。”刘文玲说。

       自从推行全民惠葬到全民礼葬的殡葬改革后,西朱家庄社区居民彻底告别了一些旧的丧葬习俗,比如骨灰装馆再葬、焚烧纸扎用品等等。“以纸扎而言,以前凡是活人用的都为逝者扎一套,纸人、纸马、纸楼房、纸车、纸轿……一套下来得1300元至1800元不等,这么多花费一把火就烧掉了,很浪费。”刘文玲说。

        在西朱家庄社区,虽然村集体经济收入比较可观,但也有建档立卡贫困户24户、31人。“他们大多是无劳动能力或仅有部分劳动能力的老年人、残疾人,需要产业项目收入保障和政策兜底。特别是一些脱贫临界点和致贫临界点上的群众,家里一旦出现殡葬事宜,以前动辄上万元花费,将成为他们致贫返贫的‘最后一根稻草’。过去我们社区对此没有根本的解决办法,只是通过村集体收入给予适当补助。所以说,殡葬移风易俗是完成脱贫攻坚任务的必要保障,需要地方党委、政府积极谋划,宣传、引导、推动、保障都得跟上,还要敢担当,注意方式方法,才能推进殡葬移风易俗。否则,老百姓想改也不敢改。”刘文玲说。

        如今,西朱家庄社区只要有居民去世,村“两委”班子和红白理事会成员都会到场。刘文玲在追思会上致悼词,每到这时,泪水都会模糊了她的双眼。

        “我到这个村30多年了,当支部书记也21年了,村里的大爷大娘我都熟悉,特别是一些老党员、老会计去世了,我念他们的生平事迹,抚育了多少儿女,为村集体作了多少贡献,眼泪自然就淌下来了。”刘文玲说。



7

讲述人:耿遵珠

全国人大代表

        从新农村建设20字方针,到乡村振兴战略20字方针,都提到了“乡风文明”这一项,这说明在农村工作中,乡风文明建设理应摆在重要位置,而治理丧葬陋习、推进文明殡葬是其中的重要一环。


治理丧葬陋习推进乡风文明是乡村振兴的重要一环

中国社会报《殡葬周刊》记者 储慧静

8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茌平县贾寨镇耿店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耿遵珠接受采访视频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茌平县贾寨镇耿店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耿遵珠是乡村振兴发展的探路者。这位“大棚”书记带领村民发展蔬菜大棚种植产业,吸引了青壮劳动力从城市回流农村,让乡村社会重新焕发活力。

        耿遵珠把经验总结为“两业”驱动。一个“产业”就是蔬菜大棚种植,采取党支部加合作社的方式,让入了股的村民能年年分红;另一个“家业”就是新农村建设,水、电、暖、气等配套公共设施建设一步到位,文化大院、社区卫生服务站、超市、婚宴大厅、殡仪服务站、公墓、村级敬老院等公共服务一应俱全。村容村貌发生了巨大变化,村民的生活方式和生活质量赶上了城市,幸福感大大提升。“在我们村生活,跟在城里生活没有什么两样。农闲时候,村民们还开着私家车去旅游。”耿遵珠说。

       18年前,耿遵珠刚接手耿店村党支部书记时,村民人均收入只有3000元左右,现如今人均收入达到了3万元。村里产业发展欣欣向荣,耿遵珠深知乡风文明、精神文明建设也必须跟上趟。

        一直以来,地处平原地区的耿店村有个民生难题——村民在自家责任田里自修坟墓,散埋乱葬的现象屡禁不止,很让村“两委”班子头疼。数年前,耿店村里开展旧房改造时,耿遵珠就提出要建村级殡仪服务站和公墓。建成之后的殡仪服务站为村民提供了便利的集中治丧场所,治丧所需设备设施一应俱全。2018年起,村里还规定,新去世人员必须全部进公墓安葬,1平方米的穴位可放两个骨灰盒。禁止棺木散埋乱葬、吹拉弹唱、披麻戴孝等旧俗,提倡丧事简办,办丧事宴请宾客全部改为吃大锅菜,在村里形成厚养薄葬的风气。如今,村民办一场丧事只需花费1000元左右。与之前相比,一场丧事办下来少则节省开支5000元,多则节省上万元。

        目前,耿店村殡仪服务站和公墓建设都走在了聊城市前列。要想改变农村丧葬习俗最重要的还是要做好村民的思想工作,强制硬来肯定不成,为此耿遵珠没少花功夫。他坦言:“农村思想工作不好干,得讲究技巧。既要科学引导,也要揣摩群众的心理。”耿店村公墓建设占地9亩9分,耿遵珠对村民说,这是取“九九归一”之意。

        经过这四五年的时间,村民渐渐感受到了进公墓安葬的种种好处:既能节省丧葬开支,又便于集中祭扫等。耿遵珠表示,从新农村建设20字方针,到乡村振兴战略20字方针,都提到了“乡风文明”这一项,这说明在农村工作中,乡风文明建设理应摆在重要位置,而治理丧葬陋习、推进文明殡葬是其中的重要一环。在耿遵珠勾画的耿店村发展蓝图中,不断缩小城乡差距,建设美丽乡村,培育文明乡风,就可吸引更多青壮年返乡回流,为农村发展形成良性循环,助力乡村全面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