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四川省殡葬协会    
< a href=" ">注册   |   < a href="CheckLogin/">登录           

我为能成为殡葬人而感到自豪

2020-09-09 11:42作者/编辑: 四川殡葬网 来源: 中国社会报 阅读次数:78

刘玉德

  2007年12月,宋建平从部队退伍转业,经过考试被云南省禄丰县殡仪馆录用。从一开始遭遇人们对殡葬行业的偏见使他感到困惑,到后来认识到殡葬是服务生命的崇高事业,宋建平在工作上始终保持军人本色,立足本职,扎实工作,树立尊重生命的职业价值理念,以实际行动展现新时代殡葬人的新形象。

  成为殡葬人让他感到困惑

  刚到殡仪馆那会儿,宋建平很不适应。“苦累倒算不了什么,最难的还是无法面对社会歧视的目光。”宋建平说。

  有一次,宋建平参加战友聚会,当战友们得知他在殡仪馆工作时,就对他说:“小宋啊,干啥工作不好?为什么要去殡仪馆?整天跟遗体打交道,多不吉利。”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回来后,宋建平变得沉默寡言,扪心自问,难道选择从事殡葬行业真的错了吗?

  那段时间,宋建平整个人都处于自我怀疑、情绪低落的状态,干什么都提不起劲儿,对自己的职业生涯不抱期待,甚至打起了退堂鼓。

  “从事殡葬工作的人几乎都不会去参加朋友的婚礼。结婚本来是喜庆的事,可我们的职业很有可能会让对方感觉不吉利。”从事殡葬工作以来,宋建平从来不主动跟别人握手,也很少邀请亲朋好友到家里做客,身边有寿宴婚礼也只随份子不到场。别人问起他的职业时,只说在民政系统上班,基本上不说自己在殡仪馆工作,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榜样的力量让他重获“新生”

  殡仪馆馆长李春萍是民政部“孺子牛奖”获得者,从19岁开始从事遗体整容化妆工作。多年来,她用周到的服务和娴熟的业务技能,以女性特有的耐心、细心和恒心,让逝者安详地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站,告慰逝者的亲属和朋友,受到逝者家属的一致好评。

  在宋建平工作情绪低落的那段时间,李春萍时常对其进行开导。“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是社会分工不同。殡葬事业同样也是党的事业、社会的事业,必须要有人去做。我们殡葬人如果连自己都瞧不起自己,怎么能得到别人的尊重?”李春萍说。

  正是李春萍耐心的启发,让宋建平深刻认识到自己的思想是多么的幼稚。他开始反思如何做好一名殡葬人,给逝者以尊严,给生者以慰藉,在平凡的岗位上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宋建平抛开了顾虑,悉心向身边的老师傅学,向李春萍这样的榜样看齐,一门心思投身到殡葬事业中去,从遗体接运、整容化妆、入殓、火化、骨灰存放等基础性工作做起,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刻苦钻研业务,以专业技能服务更多的逝者。

  “榜样的力量给了我一股向前的勇气,让我看到了希望,让我获得了‘新生’,让我逐渐成长、成熟起来。他们对工作的那份热爱,让我心里更多了一份责任感,对殡葬工作多了一份敬畏之心。”宋建平感慨地说。

  真诚服务让他赢得社会尊重

  秉承“以人为本,服务第一”的宗旨,急丧属之所急,想丧属之所想,宋建平的细微与关怀、体贴与周到,无不体现在他工作的每一个环节。

  2019年冬的一天,宋建平和同事顶着刺骨的寒风去乡下接运了好几趟遗体,累得精疲力竭,直到晚上才顶着雨雪回到家。没多久,宋建平的手机又响了,是领导安排他和同事去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将遗体运到殡仪馆。等宋建平他们顶着风雪赶到丧属家时,丧属感动地握着他的手说:“这么大的雨雪,这么黑的夜,我以为你们不会来了,想不到你们还是赶来了,谢谢你们!”

  “这样的事情对于我们殡葬人来说已经习以为常,这些年来经历了多少已经记不清楚了。”宋建平说,服务好逝者,让他们有尊严地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是我们殡葬工作者始终如一的承诺。从事殡葬工作以来,他用诚恳的工作态度、温馨周到的服务,赢得了丧属的理解、尊重和赞誉。

  成为殡葬人让他感到自豪

  从事殡葬工作12年来,宋建平的努力和付出也得到了领导与同事的认可,多次被禄丰县民政局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和“殡葬行业标兵”。由于工作成绩突出,2018年2月,宋建平被选任为禄丰县殡仪馆副馆长。

  担任副馆长后,他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但不论多苦多累,宋建平对工作始终一丝不苟,兢兢业业,时刻用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担任副馆长两年多来,殡仪馆没出过一次安全事故,出色地完成了一次次矛盾化解工作。“在殡葬改革以前,全县每年遗体接运不到1000具,但去年我们完成了5000多具遗体接运任务,这对我们来说,已经是超负荷运转了。”宋建平说。

  宋建平为了工作,顾大家,忘小家。他的妻子时常抱怨说:“这么多年了,他几乎没有在家好好歇过一天。”面对妻子的抱怨,宋建平感到愧对家人。但一想到工作,他又十分坚定地对妻子说:“我是一名党员,一名退役军人,我不带头干,谁带头干呢?”

  在殡葬行业风风雨雨十几年,宋建平渐渐喜欢上了这份职业,不再会因为是殡葬人的身份而感到困惑。现在,要是有人再问他从事什么职业时,宋建平会毫不犹豫地说:“我是一名殡葬人,我为我的职业感到骄傲和自豪!”

  (来源:中国社会报202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