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事新闻

新兴钻石葬现成都 咨询的多做的人少

2017-04-04 09:57作者/编辑: 四川殡葬网 来源:华西都市报阅读次数:136

 1

用漂漂的毛发制作的钻石将被镶嵌在这个戒托上。

 2

狗狗漂漂的毛发将被做戒指。

  成都市民李缃婷养了一只博美犬漂漂,从小学六年级开始,陪了她18年。最近,漂漂被查出浑身是病,时日无多。

  为让漂漂继续陪伴自己,李缃婷找人剪下漂漂的两克毛发,委托专门的公司做成钻戒。“我早已把它看作家人,我要把做成的钻戒镶在婚戒上。”

  近年来,钻石葬作为一种全新的殡葬模式走进人们视野。去年,上海首枚用亲人的骨灰做成的钻石交付。如今,成都也出现了这种可以将亲人骨灰做成钻石铭记的钻石葬。不过,一位从业者告诉记者,“咨询的人很多,但真正做的几乎没有。”

  手指上的墓碑

  女子用爱犬毛发做钻戒

  3月31日,记者看到了李缃婷签订的一份认购协议。协议显示,李缃婷委托一家公司,以5600元的价格将漂漂的两克毛发变成钻戒。“我要以另外一种方式,天天和漂漂在一起。”

  今年1月,漂漂身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肿瘤。医生告诉李缃婷,狗狗年事已高,身体条件极为不好,又无法进行手术,恐怕时日无多。

  “每天回家,漂漂都会摇着尾巴来接我,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先在它的脸颊上亲两下。”眼看爱犬不久就会离开,早就把它当成家人的李缃婷说,真的很舍不得它。

  不久后,她听朋友说起,国外有些主人会把宠物的骨灰和毛发做成戒指。“用骨灰做戒指,我接受不了,但用毛发倒是很好,相当于手指上的墓碑。”经打听,她与成都一家公司取得联系,将漂漂的两克毛发做成钻戒。

  之后,该公司工作人员来到李缃婷的家中,剪下两缕毛发,经电子秤精确称重。李缃婷说,协议约定,两个多月后,这些毛发就会变成一颗0.01克的橙黄色钻石。到货后,她打算将婚戒上的锆石取掉,再镶上这枚新钻石,“这样,漂漂就能继续陪在我身边了。”

  18年的缘分

  一次意外才知离别不舍

  李缃婷和漂漂的缘分,要追溯到18年前。一天,父母养的博美犬生下了一只小母犬,“长得很漂亮,特别乖,所以取名为漂漂。从此之后,漂漂一直跟着我,出去遛狗,牵引绳都不用,寸步不离。每天放学回家,我刚进单元门,漂漂就从四楼蹿下来接我。”

  “一个暑假,我爸带着漂漂下楼遛弯,因为被熟人叫去打牌,把漂漂忘了。”那天晚上,李缃婷一家人等了很久都不见漂漂回来。一家人四处寻找,都没发现漂漂的踪迹,找了几个小时后,却在回家的单元楼道发现了它。“那次我急哭了,经历了那次分别,我就知道它对我有多重要,多么舍不得它,已经把它当做亲人了。”李缃婷说。

  近一段时间,18岁“高龄”的漂漂身体越来越差,眼患白内障、身上长了好几个肿瘤。“它不摇着尾巴来接我回家,出差的时候入睡前不能同它视频……”李缃婷说,这种生活,她至今都不敢想象。

  最贵钻石葬

  制作1克拉白钻需近20万元

  4月1日,记者联系上了做纪念钻戒的王越,去年,他开始在成都从事这项业务。

  王越说,在国内,这种纪念钻戒还是比较新的概念,近几年才在北京、上海、重庆等地出现。但早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人们就能利用碳这种成分制造出人工钻石。这种纪念钻石与天然钻石不同,它的原料就是提取遗体或毛发中纯净的碳元素,从而制作出钻石。技术人员首先会将原料粉末化,然后再进行成分分析,确定化学成分及碳含量。随后,在无氧环境下,经过高温处理以及碳萃取技术,样本中提取出的碳纯度可以超过99.5%。接着,碳元素在离心机中,发生结构重组,转化成石墨。在一个瓷囊中密封处理后,碳分子再慢慢结合成钻石原石。最后,经过切割打磨,各型各色的钻石便制作出来了。

  “就价格而言,最便宜的是橙黄色,白色钻石最贵。”王越说,一款0.04克拉的橙黄钻石售价在5600元人民币左右,一款1克拉的白色钻石则售价19.9万,“白色钻石要祛除各类元素的杂质,因此成本要高得多。”

  有人觉得“最浪漫”

  有人则称不敢戴

  近年来,市民们的殡葬观念发生了转变,钻石葬也作为一种新的殡葬形式进入到人们视野,将逝者的骨灰做成钻石,戴在手上,借以缅怀。

  去年7月24日下午,上海市民王先生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用其父亲骨灰制作而成的纪念钻石,这是上海首例使用人的骨灰制作而成的钻石。然而,这种新的形式并非人人都能接受。

  王越说,国外有人将亲人的骨灰做成纪念钻石,但这在国内非常少见。目前,他接到最多的就是用宠物的骨灰或毛发做成纪念钻戒。用亲人的骨灰,做成纪念钻戒,咨询的很多,真正做的却很少,成都人接受起来还有一个过程。

  今年1月,一部热播的电视剧就将钻石葬搬上了荧幕。很快,这种新的殡葬模式在网络上引发了热议。有网友称,这是最浪漫的殡葬方式,最爱的人或宠物的生命将以另一种形式留在身边。有人则认为不能接受,“即使做出来了也不敢戴,瘆得慌”。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吴柳锋 摄影 刘陈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