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四川省殡葬协会    
< a href=" ">注册   |   < a href="CheckLogin/">登录           

千里赴蓉只为数十年的寻找 烈士叔叔英魂已葬邛崃

2019-05-20 04:38作者/编辑: 四川殡葬网 来源:成都商报电子版阅读次数:75

  张树兰携妻子来到邛崃祭奠无名烈士纪念碑

  5月16日深夜10点,71岁的张树兰和老伴登上了从天津到四川的航班他迫不及待了。“找了几十年啊,这是块心病。”此时,距离他终于找到70年前亲叔叔张金荣的牺牲地是在四川成都邛崃市的消息,仅仅3天。71年前,张树兰的叔叔张金荣从家乡河北清河县随部队南下,1952年,家里收到一张烈士证,张金荣于1949年底牺牲于童桥战役。可童桥在哪?牺牲后安葬于何处?这成为一家人的心病。张树兰爷爷念叨着“小儿子肯定没死、他会回来的”抱憾去世,父亲也因不知弟弟身葬何处而耿耿于怀。

  退休后,张树兰想找到叔叔安葬地的心愿越发强烈,千方百计寻找“童桥”所在地,终于在今年5月13日,张树兰通过邛崃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得知,在邛崃市烈士陵园,安葬着30多名无名烈士,正是牺牲于童桥战役中。

  全家人的心病 牺牲的叔叔究竟安葬在哪?

  祖籍河北省清河县大马屯的张树兰出生于1948年9月,堂妹张艳云则晚两个月出生。从小和张树兰一起长大的张艳云,从来没有见过父亲张金荣,他就只“存在”于一张烈士证上——牺牲于1949年12月的童桥战役,牺牲时,张金荣年仅25岁。而收到这张烈士证,已经是1952年。

  童桥在哪?烈士证上没有写明。烈士证背后只写道,张金荣于1941年参加革命工作,曾任干事、会计、助理队长。张树兰告诉记者,从老一辈那儿得知,叔叔张金荣参加县敌工站,1948年随军南下,牺牲时任第二野战军、西南军区新兵连连长。

  张树兰说,小时候,老辈人总提起,叔叔胆子大、英勇善战。1948年4月,张金荣随军南下,女儿张艳云1948年11月才出生,直到牺牲时,张金荣也未能得知自己有个女儿。“我小时候常听爷爷念,‘小荣没有死,他还活着,会回来的’”。张树兰说,父亲在世时,也试图寻找叔叔的牺牲地,但交通和通信不畅,无从查起。

  每年清明节,张树兰的父亲就在村北十字道上为叔叔烧纸祭奠,现在,张树兰的哥哥也在自家祖坟地里为叔叔堆了个衣冠冢,聊寄哀思。70年间,老人相继离世,张树兰和堂妹也已经步入古稀之年。

  张树兰说,叔叔的烈士证之前一直被爷爷张贴在老屋的墙上,后来修新房,侄子将烈士证揭下,一直由张树兰妥善保管。

  得知父亲安葬地 堂妹哭了一个多小时

  70年了,童桥在哪?

  张树兰长大参军,后定居天津,张艳云嫁至河北邢台,有了各自的家庭和子女。童桥,仍然是他们魂桥梦绕的地方。特别是退休后,张树兰想要寻找到童桥的心愿越发强烈。“就想知道他到底牺牲在什么地方,能不能把遗骨迁回家,落叶归根。”

  张树兰查过老家当地的县志,烈士名录,但都没找到关于“童桥”有用信息。直到2006年前后,张树兰托人查找,找到了《邛崃市“红色旅游”资源概况》《大渡河游击支队的战斗历程》,里面曾提到“童桥战役”,提到“桑园”,张树兰又查找地图,确实找到了“童桥”这个地点,但他错误地通过地图判断成了位于大邑境内,给大邑相关部门打去电话,但没有找到。

  今年5月13日,张树兰又辗转找到邛崃市退役军人事务局的联系方式,工作人员告诉他,“童桥战役”确实发生在邛崃境内,邛崃市烈士陵园也安葬着30多名牺牲于“童桥战役”的无名烈士,之前一直安葬在桑园机场军事管制区,2011年清明节才迁至陵园。

  其实,10年前,张树兰曾经拨打过邛崃市民政局的电话,但他当时询问的是,有没有一个叫做“张金荣”的烈士,得到了否定的回答。当时,牺牲于童桥战役的烈士仍安葬在桑园附近的军事管理区,还未迁入烈士陵园,更何况这批烈士未能留下名字,所以,张树兰与叔叔“擦肩而过”。

  经邛崃市退役军人事务局相关工作人员确认,张金荣烈士证上的牺牲地、牺牲时间和所属部队,均与1949年12月发生的成都战役之童桥阻击战一致,基本上能确定,张金荣正是牺牲的32名烈士(其中一名已知名字)中的一名。

  得知了叔叔的牺牲地和安葬地,张树兰给堂妹打了两次电话,一次一个小时,一次一个半小时,电话那头,张艳云泣不成声。后来,张艳云给堂哥发来一张精心保存的照片,是张金荣在河北参加革命工作时在一个战斗废墟上所拍摄的照片,1968年左右,张金荣的战友转交给了张艳云。这也是张金荣留下的唯一一张照片。

  千里赴蓉 叔叔,这里就是你的第二故乡

  5月13日得知叔叔的安葬地,张树兰一夜无眠,既然知道了安葬在何处,他想去看看,但堂妹身体不好,无法同行。两个儿子格外支持,当即就为老人购买了机票,在老家的侄子也跑了一两天,从村、镇、县一路开具证明材料。5月17日凌晨1点多,张树兰和老伴徐玉芬乘坐的航班抵达双流机场。

  “童桥战役”,是一段沉重的成都往事。1949年12月,人民解放军12军、16军、18军等部在邛崃桑园镇(童桥战役)与国民党胡宗南部展开激烈战斗。在阻击战中,共有32名解放军官兵英勇牺牲。而童桥战役是成都解放大会战中的其中一场,战斗从1949年12月24一直持续到12月27日结束。

  邛崃市退役军人事务所双拥优抚科科长文志强告诉记者,童桥,是桑园镇(原君平乡)的一个场镇,原本就是当地人才熟悉的地名,后来撤乡并镇才命名童桥村。原本,牺牲在童桥战役的烈士统一安葬在桑园镇某部队机场的军事管理区内,2011年因机场扩建的需要,由市民政局和空军某部派专人,将32名烈士迁入邛崃市烈士陵园安葬,最终为这32名烈士竖立的是“无名烈士纪念碑”。

  17日下午,张树兰和老伴手捧鲜花,安放在“无名烈士纪念碑”前,墓碑下方,正是31个编号对应的31位无名烈士。曾经也是军人的张树兰向墓碑敬礼,“叔叔,这里是你的第二故乡,也就是我的第二故乡,这30名叔叔,也是我的叔叔……”

  文志强在《邛崃市烈士陵园资料汇编》的烈士名录,手写上了张金荣的信息,“有了这些资料,至少我们就能知道,这31名无名烈士中一位的名字了。”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于遵素

  摄影记者 陶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