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与自然 >探索发现

洛阳发现曹魏帝王级大墓 墓主人到底是谁

2016-11-17 09:28作者/编辑: 四川殡葬网 来源:成都商报阅读次数:218


洛阳市西朱村大型墓呈东西布局,墓道宽约9米、长约35米

 



此墓出土文物400余件


       “该墓的意义重大,给曹操墓提供了很多旁证。关于曹操墓的争议和质疑很多,这对曹操墓有澄清作用。”

       继曹操墓后,河南又发现一座曹魏时期的帝王级大墓。

       这座被称为西朱大墓的墓葬位于河南洛阳市伊滨区寇店镇的西朱村,发掘已近尾声。近日国内多名考古专家到现场勘查,发现该墓与安阳曹操墓极为相似,且出土的石牌数量远超曹操墓。

      墓主人到底是谁?是魏明帝曹叡还是他的皇后们?


       发现

       □七层台阶/

       曹操墓晋武帝墓都为七层台阶

       参与发掘工作的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汉魏研究室王咸秋说,该墓呈东西布局,有墓道、甬道、前室、后室,墓道宽约9米、长约35米,前室南北宽4.8米、东西长4.4米,后室边长约3.6米,有七级生土台阶,砖墙厚重。

       多名考古专家认为,仅从墓室规模、墓道宽度、七层台阶就可以断定,这是一座“曹魏时期高等级的贵族墓”,曹操墓、曹休墓以及西晋的晋武帝墓都显示为七层台阶。

        □残留壁画/

        “一般等级的墓葬所没有”

        前室还有残留的壁画,呈祥云、宴饮等图案,这是一般等级的墓葬所没有的。云母片和出土的云母渡车等石牌显示,这至少是王侯大臣的墓葬。

       □发现石牌/

        “和曹操墓石牌高度一致”

        对比曹操墓和此前洛阳发掘的曹休大将军墓,该墓在墓制和出土文物上更接近曹操墓,曹休墓没有发现石牌。

        作为随葬品清单的石牌,此前仅见于曹操墓(曹操墓共出土石牌59件)。而此次发掘,王咸秋说,共出土石牌280多件,这些石牌“和曹操墓出土的石牌尺寸、书体、格式、内容高度一致”。

        □石圭石壁/

        “曹操墓和曹植墓里都有”

        而更直接的证据是,出土了一件石圭、四件石壁。“云母渡车和云母片是赐予王侯大臣的;圭和壁是特殊的东西,曹操墓和曹植墓里都有。”郑州大学历史学院院长韩国河认为,这些信息显示该墓具有帝王陵级别。曹操墓发掘队领队潘伟斌也说,曹操墓前室也发现了红彩(壁画),也出土了一件石圭、四件石壁,“相似点很多,我感觉似曾相识。”


        抢救

        宋朝清朝都被盗过 有两个明显的盗洞

        与曹操墓相似,西朱大墓的考古工地在被外界关注之前也处于一片岑寂之中。墓葬的墓道和墓室显露在大棚之下,由此揭开的可能是中国1800年以前的故事。

        西朱大墓的挖掘已进行了一年多。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称,西朱村村民去年7月迁坟时发现了墓道封土,“因存在被盗掘的隐患,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后,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对墓葬进行抢救性发掘”。此后发现,该墓被盗扰严重,盗洞显示该墓在宋朝、清朝都被盗过,把后室都盗塌了。

       成都商报记者在现场看到,该墓的后室顶部已坍塌,前后室没有曹操墓大且没有侧室,后室内留下了清晰的棺椁印迹,部分帐钩、铁器和云母片等还没被清理,旁边有两个明显的盗洞。

       另一处盗洞顺砖墙而行,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汉魏研究室王咸秋称,这是“有意识的盗砖行为”。多块墓砖被清理出来,不少墓砖上盖有戳印,戳印达20种左右,有的显示“沈泥”、“澄泥”;而面对“部帅魄”等戳印,现场所有专家都摇头苦笑。


       旁证

       “曹操也养猪?”也许有答案了

        王咸秋整理发现,这些石牌记载的随葬品有衣衾(如九彩流带)、文房用具、陈设用具、梳妆用具(如镜台、眉刷)、饰品(如玉佩)、食具、戏具(如围棋、投壶)、日用杂具、丧仪类、刀和兵器、车马、乐器(如画琴)、食物(如清酒、蜜)、杂物(如海贝)等十几大类。

        成都商报记者在现场看到,石牌显示随葬品既有贵族所用的器具,也有猪狗牛兔、扫帚饭筐蒸笼、井、猪圈等,勾勒出当时的琐碎生活,甚至还有“肉兜”这种令人不免发笑的名称。另外,出土的陶俑和房子模型、猪狗鸡等陶器,工艺精湛。一枚人骑羊的琥珀雕刻得异常精美,人的发髻和衣服纹饰丝缕毕现。

        此前安阳的曹操墓也出土了猪圈模型,引发公众对考古界的嘲笑,“曹操也养猪?”“该墓的意义重大,给曹操墓提供了很多旁证。关于曹操墓的争议和质疑很多,这对曹操墓有澄清作用。”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副院长赵化成说,很多高等贵族墓都有明器模型,“造假是造不出来的。”


        价值

        “与曹操墓有姊妹关系”

        “该墓是与曹操墓有姊妹关系的曹魏时期的大墓,两者互相印证、互相支撑。”11月16日在洛阳文物局举行的专家研讨会上,韩国河转述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刘庆柱的话说。

        与会的一位专家说,曹魏政权存在时间短、墓葬在全国范围内发现得都很少,学界对这一时期的墓葬研究并不深,这也是曹操墓备受质疑的原因之一。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信立祥也认为,该西朱大墓有曹魏列侯王甚至更高等级的特征,是研究曹魏高等级墓制非常重要的标本,具有“重大意义”。

        信立祥说,该大墓与曹操墓、曹休墓具有相同特征,“不树不封”,墓葬为砖石结构、墓室简化、只有前后室,随葬品以明器为主。“这座墓规格非常高,墓室内用砖与东汉诸侯王用砖非常接近。曹操墓、曹休墓以及这座墓葬共同说明,和东汉时期相比,丧葬制度发生了重大改变,应该是丧葬制度从汉制向魏晋制转变一个非常重要的过渡阶段,而这个过渡阶段的始作俑者应该就是曹操。”

        “现在最关键的是解决墓主人身份的问题。”河南省文物局副巡视员孙英民说。


        你究竟是何方贵族?

        曹魏政权存在47年、历5帝,至今得到国家文物局认定的高等级大墓仅有曹操墓和曹休墓;曹操墓被认定的关键证据为出土的显示“魏武王常所用”的石牌;曹休墓发掘出一枚曹休的印章。

        在考古领域,出土带有墓主人身份的石碑铭文、印章等被认为是确定墓主人身份的核心证据,而这座西朱大墓的发掘并没有这方面的收获。

        甚至与曹操墓相比,该墓内连人的头盖骨都没有留下。

        “这座墓被盗扰严重,棺材、骨骼严重腐朽,经过相关专家鉴定,在发现的骨骼遗存中没有人骨。”王咸秋说。


        猜测1

        魏明帝的郭皇后

        曹魏的“政治花瓶”
        此前根据大墓等级以及出土石牌上显示的女性衣物和梳妆类用具,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初步怀疑,主人为魏明帝曹叡的皇后郭氏。

        16日,王咸秋从《三国志》又找出一个例证,在魏书的后妃传中有这样一句记载,“明元郭皇后……景元四年十二日崩,五年二月,葬高平陵西。”所谓高平陵,正是魏明帝曹叡的陵墓。在西朱大墓的东边,正有一座未被发掘的大墓。

       不过洛阳文物考古研究院的这一说法,未得到上述与会专家的认同。因为这处墓葬与东侧未被发掘的墓葬属于“背靠背”,这种帝王与皇后墓葬的形制是从未见过的,何况郭皇后深得魏明帝之宠。

       潘伟斌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曹叡性格内向,所以很喜欢性格互补的郭皇后。郭皇后后来做了多年的皇太后,司马家族夺取曹魏大权多借郭皇后的名义发号施令(包括废帝),于是郭皇后也被一些专家学者称为“政治花瓶”。

       “曹叡宠爱郭皇后,两者的墓葬屁股对屁股,这不合适。”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焦南峰说。


        猜测2

        魏明帝的毛皇后

        一句嫉妒就被赐死

        焦南峰提出,该大墓墓主人很有可能是曹叡的毛皇后,因为曹叡将毛皇后赐死、不喜欢毛皇后,所以有这样的墓葬安排。

       《三国志》也记载,毛皇后出身草根,初获宠,然曹叡移情郭皇后,与郭皇后玩时还不让毛皇后知道,毛皇后第二天就妒忌地问了一句“昨日游宴北园,乐乎?”就被赐死,这在历朝历代也是不多见的。


       猜测3

       魏明帝曹叡

        内向、压抑的皇帝

        潘伟斌认为,该西朱大墓的墓主人是魏明帝曹叡。“该墓出土了剑和武官的石牌,说明墓主人是男性;出土了一圭四壁,皇后妃子有可能用圭和壁这种等级的随葬品吗?”他说,曹丕的《终制》有明确要求,帝与后不合葬,帝墓在涧东,妃子墓在涧西;该墓也没有二次打开合葬的痕迹;另外,该墓出土的石牌还显示有与曹操墓相同的其他最高级别的随葬品,所以该墓墓主人很可能是魏明帝。

        《三国志》记载,曹丕很不喜欢曹叡,不得已才立他为太子,“曹叡以前常年如履薄冰,造成性格内向、压抑,所以他才喜欢开朗的郭皇后,所以他继位后才疯狂释放、大兴土木、因为一句话杀死十几名‘左右’。”潘伟斌说。


        猜测4

        魏哀帝曹芳

        祭拜曹叡遇政变

        以洛阳为首都的曹魏政权,其5帝墓正史都已记载,但因时间地理环境的演变,有专家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只是知道大致方位,具体在哪儿还不清楚。”

        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钱国祥甚至认为,该西朱大墓的墓主人是魏哀帝曹芳。

        曹芳是曹叡的养子,在皇位15年,后被司马家族废为齐王;也正是他在祭拜曹叡的高平陵之时,司马家族乘机发动政变并大开杀戒。而说出“司马昭之心,路人所知也”名言的曹髦当傀儡皇帝6年,再曹奂6年,曹魏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