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与自然 >探索发现

激光扫描显示危地马拉丛林下藏有玛雅“特大都市”

2018-02-02 09:16作者/编辑: 美国国家地理 来源:新浪看点阅读次数:68

古代玛雅的城市网,规模庞大,相互连通。这里生活着上千万人,远超考古学家之前的认知。

独家报道!激光扫描显示危地马拉丛林下藏有玛雅“特大都市”


独家报道!激光扫描显示危地马拉丛林下藏有玛雅“特大都市”


科学家借助一项名为LiDAR的技术,利用数字计算的方法移除树冠覆盖面后,发现了下方的古代遗址。结果显示,蒂卡尔这样的玛雅城市比之前地面研究所认为的大得多。供图:WILD BLUE MEDIA/NATIONAL GEOGRAPHIC

撰文:Tom Clynes

这是玛雅考古领域的“重大突破”!研究人员已确认,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6万多座房屋、宫殿、高架道路和其他人造设施组成的废墟一直藏身在危地马拉北部的丛林下方。

独家报道!激光扫描显示危地马拉丛林下藏有玛雅“特大都市”


激光扫描发现了6万多座此前未知的玛雅建筑,它们组成了庞大的城市网络、防御工事、农场和公路。供图:WILD BLUE MEDIA/NATIONAL GEOGRAPHIC

科学家们利用了一项名为LiDAR(“激光探测与测量”的简称)的新技术,用数字计算的方法,移除了航摄图像中的树冠覆盖面。拍摄地点现已无人居住。结果发现,前哥伦布时期的文明留下的废墟比大部分玛雅专家想象的更加复杂、内部关系更紧密。

伊萨卡学院的考古学家、国家地理探险家Thomas Garrison致力于用数字技术进行考古研究,他说:“LiDAR画面清楚地显示,整个区域是一个居住体系,其规模和人口密度被大大低估了。”

Garrison是该项目的研究人员之一。这次的研究团队由帕库纳姆基金会(PACUNAM Foundation)牵头。这个基金会是危地马拉的一个非营利组织,专门支持科学研究、可持续发展和文化遗产保护。

独家报道!激光扫描显示危地马拉丛林下藏有玛雅“特大都市”


该项目共绘制了超过2100平方公里的地方,绘制地点位于危地马拉佩滕地区的玛雅生物圈保护区,这也是考古学研究领域体量最大的LiDAR数据集。

结果显示,约1200年前,中美洲曾出现过一个先进的文明,更接近于古希腊或中国那种复杂的文化,而非之前地面研究所以为的零星出现、人口稀少的城邦国家。

除了几百座此前未知的建筑,LiDAR图像还显示,这里有高速路连接着城市中心和采石场。复杂的灌溉和梯田系统保证了集约型农业的发展,足以养活大量劳动者,而他们又极大地改变了原始地貌。

古玛雅从未用过载货的牲畜或是车轮,但“这是一个创造奇迹的文明”,研究参与者、杜兰大学的考古学家Marcello Canuto说道。

Canuto也负责危地马拉拉科罗纳遗址的考古研究,他说:“在西方,有这样一种偏见,认为热带地区不可能出现复杂的文明,文明在那里只会消亡。但鉴于中美洲的LiDAR新证据,还有柬埔寨的吴哥窟,我们不得不思考,复杂的社会也可能形成于热带地区,并从那里向外拓展。”

惊人发现

杜兰大学的考古学家、国家地理探险家Francisco Estrada-Belli说:“LiDAR对于考古学的创新意义,相当于哈勃望远镜之于天文学。我们需要100年时间遍览所有(数据),才能真正地理解。”

独家报道!激光扫描显示危地马拉丛林下藏有玛雅“特大都市”


独家报道!激光扫描显示危地马拉丛林下藏有玛雅“特大都市”


肉眼只能看到丛林和杂草丛生的小丘,但LiDAR和增强软件却可以发现一座古代玛雅金字塔。供图:WILD BLUE MEDIA/NATIONAL GEOGRAPHIC

不过,这次的调查已经有了不少惊人的发现,包括低地玛雅人的定居模式、都市间的互通性和军事化情况。在玛雅的古典时期(约公园250年至900年),文明发展至巅峰,扩展至两倍于中世纪英格兰的面积,但人口密度比后者高得多。

Estrada-Belli还负责危地马拉霍穆尔的一个多学科考古项目,他说:“大部人估计玛雅的人口在500万左右。但根据新数据,那里曾生活着1000万到1500万人,其中很多人生活在低洼的沼泽地区,而我们不少人曾认为那里不适宜居住。”

独家报道!激光扫描显示危地马拉丛林下藏有玛雅“特大都市”


新发现的金字塔藏在丛林深处,约7层楼高,但肉眼几乎看不见。摄影:WILD BLUE MEDIA/NATIONAL GEOGRAPHIC

几乎所有的玛雅城市都是通过堤道连接起来的,其宽度表明这些路被用于贸易和其他形式的地区互动,而且交通繁忙。这些道路还做过垫高处理,因此即使在雨季,人们也能轻松通行。在降水量过多或过少的地方,人们会用运河、堤坝和水库,谨慎地安排和控制水流。

最让考古学家惊讶的是无处不在的防御墙、城墙、梯田和堡垒。Garrison说:“战争不仅仅发生在文明终结时。玛雅的防御工事规模庞大、有系统性,持续了很多年。”

调查还显示,那里有无数的坑。这是现代抢匪留下的“杰作”。帕库纳姆基金会的主席Marianne Hernandez说:“不少新遗址只是我们认为‘新’,对于抢匪而言,并非如此。”

遗址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环境退化。每年,危地马拉失去超过10%的森林,而且墨西哥边界处的栖息地丧失也在加剧:不少入侵者放火清理耕地,以发展农业、定居。

Hernandez表示:“通过鉴定遗址、帮助了解古代人的身份,我们希望提高人们保护这些地方的意识。”

这次调查是帕库纳姆激光探测与测量项目(PACUNAM LiDAR Initiative)的第一阶段。该项目将持续三年时间,在危地马拉低地地区测绘超过14000平方公里的地方。在前哥伦布时期,玛雅人居住体系一直向北延伸至墨西哥湾,而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卡尔加里大学的建筑师、玛雅专家Kathryn Reese-Taylor没有参与帕库纳姆基金会的调查,他表示:“这个项目的雄心和影响力令人叹为观止。几十年来,考古学家一直在森林里探索,从未发现过这些遗址。更重要的是,这些数据带给我们前所未见的广阔图景。它掀开了时间的面纱,帮助我们从古代玛雅人的角度审视这段文明。”

(译者:Sky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