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与自然 >探索发现

探险神秘洞穴 24人探险队4天3夜上演“地心历险记”

2018-03-27 09:12作者/编辑: 四川殡葬网 来源:成都商报阅读次数:168

01

 

   ◆5个洞厅加在一起有5个足球场大

  ◆一百多米高的洞府,停大飞机也不成问题

  ◆最深处距离洞口303米,已测量长度2542米

  ◆位于江油观雾山的这个神秘洞穴

  ◆推测是川内已探明的体积最大洞穴

  “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还好,在洞穴之中穿行4天3夜之后,一支24人的洞穴探险队回到地面,时间还是停留在公元2018年。

  3月22日,洞穴探险高手们整装完毕,朝着四川江油观雾山毛家洞进发。24人分工明确,带着大量装备和补给向洞穴发起挑战,潜行暗黑密道,借着灯光,深入洞中……

  “深入洞穴之中是为了调查清楚洞穴的规模、空间形态及环境特征。”中国地质调查局探矿工艺研究所的工程师也加入探险队,他们将通过采集数据、建立三维立体模型等手段“解码”洞穴,让岩溶洞穴分布规律更加清晰。

  根据目前整理数据显示,探险队所到的最深处距离洞口303米,已测量长度为2542米。

  高手联盟“地心历险” 暗黑世界度过4天3夜

  观雾山中的毛家洞,这个隐藏在江油的洞穴有多深?一直以来,都是一团迷雾。当地百姓传言,300多年前有土匪掳走县令女儿藏到了洞中,甚至有宝藏藏在洞内的传言,但这些都是子虚乌有的谈资。不过,洞穴内部结构复杂,倒是引来了洞穴探险队的屡次造访。

  3月22日这天,四川洞穴探险队联合贵州兴义、湘西、汉中等地的探险队员,与中国地质调查局探矿工艺研究所组成一支探险队伍,朝着毛家洞的秘境步步深入。

  早在2013年,四川洞穴探险队队长晋浩就尝试探访毛家洞,地下三天两夜的行动,最终也只摸到了冰山一角。“这次准备更加充分,联盟队员每年也都有两三次磨合。”晋浩介绍,此次探险队由24人组成,分为先锋组、测量组、运输组、后勤保障组,每四五人一队,分工明确。

  离开地面,地下世界全靠手电光源,进入洞厅的狭窄路段,一人通过都很困难。在被称为“狗洞”的地方,运送物资一边用手推,一边用脚勾,不到两公里的距离,花了13个小时。20多袋物资,每袋三十多斤,队员的体力几乎消耗殆尽。

  抵达大本营,队员们安营扎寨,接下来的时间都聚集在藏有水潭的洞厅。工作时,小分队朝着洞穴分支散开,探明洞穴脉络;休息时,铺上防潮垫、钻进睡袋,度过了4天3夜的时间。

  飞石擦着头盔过 四岔路口迷失方向

  在2013年,晋浩和队友已大概明确了洞穴发育的主要方向,而要探明这个洞穴,至少需要花上两三年时间。“毛家洞在龙门山断裂带上,洞穴的地质地貌都很特别,里面塌方的坡道甚至有两百多米高。”在探险过程中,晋浩从一个竖井垂直往上爬,一块比碗还大的石头擦着头盔而过。

  这样的危险是致命的,“还好躲得及时。”在上升过程中,队员们都会提前观察好躲避路线,当听到前方队友有关落石预警时,大家都会及时躲避。

  在第二分队护送物资的梁勋坤等人遇到了状况,跟着前方队员留下的路标,他们来到一个四岔路口,上下左右都是路,一路上虽然能看到脚印,却没有路标。他们走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了一个大峡谷,往下看,有四十多米高,而周围又没有前方队员设置的保护点。“这个时候才知道走错了。” 梁勋坤凭借经验,原路返回,最后在岔路往下三米的一个下沉式洞中找到了大部队留下的标志。“而之前的脚印应该是几年前留下的”。

  队员受伤紧急转移 水源短缺探险差点受阻

  先锋组拿着绳索和电锤一马当先,测量组携带工具紧随其后,每一环的人手都缺一不可。不过,在第一天就有队员摔伤了腿,晋浩从其他组调了5位队员,护送受伤队员出洞,这让人手开始捉襟见肘。

  到了第二天,大本营水潭的水快要见底了,大家开始“省吃俭用”。到了第三天,水源彻底用光,探险队又分出四五人去寻找水源。“这里是一个综合性洞穴,有很多竖井、窄洞、大峡谷、暗河。”晋浩透露,大家下达最深的地方距离地面垂直高度有三四百米,下面除了一些蝙蝠和小型昆虫,难以见到其他生物。

  地下探测是最难的,但洞穴算是地下探测最直观的一个坡面观察,岩溶、裂隙、管道、岩层一览无余。在这些洞穴中行进,伸手不见五指,到了后期,心理上的负担,物资上的短缺,开始让队员出现身体不适的情况,一些队员开始出现呕吐等症状。

  研究洞穴构造成因 厘清洞穴分布规律

  在向毛家洞进发的路上,每隔几十米就可能出现一个落水洞,一路上,中国地质调查局探矿工艺研究所的工程师罗雲丰仔细观察这些洞穴。对于从事岩溶水文地质调查的他来说,这些复杂地貌的成因是什么,地质构造和岩性又如何,都需要从洞穴中获取答案。

  3月22日这天,罗雲丰跟随着探洞队伍进入洞穴深处。之前,他已对这处洞穴有了初步了解。据他介绍,在四川,通江诺水河、宜宾珙县、绵阳江油这几个区域岩溶覆盖面积大,而地处龙门山断裂带的江油,洞穴最多、最密集、最复杂。

  回到地面后,罗雲丰告诉记者,毛家洞地层以白云岩为主,深入洞穴之中也是为了调查清楚洞穴的规模、空间形态及环境特征。测量小组统计完原始数据后,还会对洞穴大厅进行进一步分析,建立三维立体模型,为研究岩溶洞穴分布规律提供更多参考资料。

  “从初步考察的结果来看,这里有四川最复杂的洞穴系统,可能会是川内已探明的体积最大的洞穴大厅。”罗雲丰表示,该处洞穴还有待进一步探测,但目前看来,洞厅最高有差不多200米,平均有100多米高,里面五个洞厅连在一起有5个足球场那么大,停大飞机都没有问题。

  根据目前整理出来的数据显示,探险队所到的最深处距离洞口303米,已测量长度为2542米。

  寻找地下暗河 开发地下水解决缺水问题

  我国要在2020前全面消除贫困,中国地质调查局探矿工艺研究所也在利用他们的专业技术进行水源调查。“脱贫的一个硬性指标就是解决饮用水源问题。”罗雲丰此前和研究团队在乌蒙山区从事水文地质调查、水文试验、水质分析、洞穴探测及钻探取水等工作,解决云南昭通等地缺水群众的饮用水问题。

  另外,罗雲丰还在云南某缺水乡镇周边的洞穴中寻找到了优良水源,建立地下暗河开发利用示范工程,每天能提供约800立方米的饮用水,解决了当地一万多缺水群众的饮用水问题。“毛家洞的地形和那边有相似之处,海拔两千多米的位置,分布着落水洞,上面干涸,但往下三四百米却是波涛汹涌。”

  毛家洞周边水源比较紧缺,利用洞穴中优良的地下水资源,是解决缺水地区百姓饮用水的重要途径。同时,这些丰富的洞穴信息对于支撑地方旅游资源的开发也提供了重要信息。

  在探洞的过程中,罗雲丰在前往大本营的一支洞内还发现了一个大峡谷,峡谷大约有60米深,能够听到水声。他推测下面有地下河,并表示这将是下一步探测的重点。

  成都商报记者 宦小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