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殡葬文化 >文摘原创

生命的绿色

2008-09-02 11:27作者/编辑: 四川殡葬网 来源:四川殡葬网阅读次数:117

   现代人的头顶,似乎是没有天空的,上班下班,在一遍遍重复的日子里,我们差不多忘记大地、忘记天空。仿佛天空就是头上那块天花板,大地就是两只脚踩到的地方。在写字桌前,我们亮起日光灯仿佛那就是太阳;回到家里,那一盏吸顶灯就成了我们的夜空;在小汽车的甲壳里,我们顶天立地俨然一幅巨人图景。我们已经习惯钢筋水泥裁剪过的目光,我们已经习惯把街道上的尘雾认作天空。直到有一天,回到我的家乡——永新。
        在苍凉辽阔的森林里,天空尽情地舒展它的绿色,从遥远的古代一直到未来。这里森林衬托着的蓝天,绿得这样纯净,绿得让人心颤,绿得一种巨大的招引。几十年来,永新的大地就在蓝色而纯洁的招引中不断隆起,俯视的头高高的抬起,连绵起伏的山脉是我们站立在那里的目光。
        以天空的辽阔俯视大地,俯视那些曾经是我们天空的云层;大地一片海洋绿色,连绵起伏的山脉,就像上帝手里的玩具。树林地衣似的,不过是些稍深的颜色。公路像是小孩子随意丢下的一条曲线。路边除了树林还是树林,用上帝的目光看过去,岩石间一次小小的褶皱,人和他的牛马要化去多少天才能走下去爬上来。纤毛状的云,蛇盘似的包绕着山。山冒出一只只圆顶,成为一座座小岛。一些岛串到一起,就是一条绵延的海岸线。夹带着阳光和雾流在山谷间呈现出一股流动的意向,顺着这股意向往下,冰雪化成的澜沧江水流动起来。江水一流动,大地就被牵动起来——斧劈刀削的山峰、阳光透亮的森林和盘绕山峰的白云一齐被牵动起来。而我们的车则是一种静止,静止在无边无际的绿色里。
        好长时间没有感受到乡间这种空旷和宁静了。躺在床上就可以看到天空,人和天空没有任何阻隔。一弯新月,不曾把地面的事物照亮,刚好映衬出天空的蓝色。那是一种比白天要深的蓝色,呈穹庐状拱起,布展出巨大的幽雅,无数星光在其中闪烁。还有什么比星空更让人生出无限遐想?更让人感到宇宙的浩瀚人生的渺小?也许,在这漫天的繁星中,有一些曾不止一次出现过生命,后来又消失了。也许,在这些星星中,有那么一颗,早在古地中海时代就已经熄灭……也许,此时此刻,在某一个神秘的星球上,有那么一个人,也像我一样,正躺在床上瞭望窗外的星空。可是,我们各自所在的星系在对方的夜空里,不过是一粒微光……微光消失,世界落进比夜空还要幽深的睡眠。
        我不在入睡,躺在床上守候着窗外的天空,守候着窗外的宁静。耳边只有那星星眨眼的声音。有时会有几只老鼠出来偷嘴,夜鹰也会发出一声声鸣叫。看着听着,眼睛的视线逐渐模糊了,思维也出现了空白……
        您到了永新,感受到的是,山是站立的静默,水是趟着的静默。永新以整张天空整张大地,盛下这个世界上最为辽阔的一片绿色的宁静。一片天、一片地、一座山、一条江、一条路、一片森林……在这里,除了绿色的森林,就是白云。绿色的大地,连空气都是绿色的。阳光刺目,那是一种能穿透心灵深处的东西。
        躺在江边的草地上,望着高而蓝的天空,雪白的云朵,听着江水的流声与四周辽阔饿寂静,突然觉得眼前的情景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梦里或是童年。还是画家的那张油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