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殡葬综合 >殡葬教育

芳草茵茵仪似虹

2010-07-06 05:04作者/编辑: 四川殡葬网 来源:上海新闻晨报阅读次数:348

       应美国加拿大殡葬协会邀请,我们考察小组一行6人,用10天时间对美国加拿大的相关服务业进行了考察。

      我们一行在加拿大多伦多安大略省省府门前路过时,省府大门口在降半旗,按照我们的思维习惯,便打听是哪位要人去世了。工作人员介绍是加拿大在阿富汗的一位士兵死亡了,省府是通过媒体得知的,这是按通常的礼仪在行事。美国一般民众对公墓、殡仪馆也是不忌讳的,在这里死者与生者的距离很近。我们看到青少年在公墓里嬉戏,老年人在公墓里晨练,公墓边上不远的地方就是成片的别墅群。“距离”是一个很有魅力的概念,能丈量出一个民族对于逝者的尊重,对于生命的礼赞。美国、加拿大一些殡仪馆火化间旁有休息室,里面铺设着地毯,摆放着沙发、茶几、咖啡壶、鲜花,温馨得如同寻常百姓家的卧室。葬礼仪式的基调是感恩,美国、加拿大人称之为“庆祝生命”,意思就是说,亲人们在葬礼上集合在一起,回顾死者的一生,是来感激死者曾经和大家生活在一起,感激人生一世度过了很多好时光,感激生命的宝贵。所以在葬礼上,一般不刻意表达悲伤,避免悲痛欲绝的号啕大哭,而是一种感慨万千的伤心和感激。

      首都华盛顿的阿灵顿公墓入葬了美国南北战争以来的三十多万军人。阿灵顿公墓位于华盛顿西南的山坡上,俯瞰着美国国防部所在地五角大楼,起始于林肯纪念堂前的是阿灵顿纪念大桥,通过华盛顿纪念碑连成一线,象征着战争后南北重聚为一体,设计者认为 “这是国家的不可抗拒的命运”。轴线穿过波托马可河,经过纪念大道的中心,清晰可见的深暗色的石子路尽头是位于阿灵顿公墓入口的妇女纪念堂,接着走上山坡,经过肯尼迪墓,最后来到阿灵顿宅屋。

      无论对于埋葬在这里的人还是对于来这里访问的人来说,这是一个真正象征着荣誉的地方,漫步穿越在公墓的小路上,望着墓碑上的名字,可以回忆许多重大战役战斗的场景,找到往事的记忆。无论是高贵的总统、著名将领,还是普通士兵,在这里都记载着他们的荣誉。每次到了阵亡将士纪念日和美国老兵纪念日,都摆放了来自美国总统献上的花圈,美国前总统约翰 肯尼迪的墓碑上刻着他就职演说中的一句话 “ 历史将作为我们行为的最后裁判”,一个在第一次世界大战阵亡士兵的石棺上有写于1921年的题词 “美国士兵带着荣誉长眠于此”,另一个墓碑上写着“一个光荣的美国士兵休眠在此处,上帝知道他的名字”,墓地还葬有一些女军人,有个墓碑上写着“我亲爱的妻子,你的美丽永远伴随着我的爱而存在”。

      墓区里有公交车可送游客到墓区各处,墓区盥洗室的水龙头流出的是温水。有书店,我们看到出售的是入葬者如美国前总统肯尼迪、第一次世界大战美军总司令约翰 潘兴将军、二战英雄奥迪 墨菲和美国前国务卿乔治 马歇尔的著作、传记和影像制品。有展览馆,我们考察的当日,看到了阿灵顿公墓专门展出了以入葬的女飞行员为主题的展览,有些都是二战中的英雄,英姿飒爽,宛如昨日。展品有照片、日记、信件、军装、飞行帽、军功章、服饰、胭脂盒、眼镜、学生证、军官证,等等。这种以入葬军人为主体、不同概念的展览在墓区内经常不断地进行,使历史的连接生动而又直观,发挥了很好的缅怀励志教育作用。

      阿灵顿最为著名的纪念碑和旁边的无名墓地建于1921年,用于纪念为国家牺牲的无名烈士。美国陆军第三步兵团肤色不同的战士每天在这里围绕着大钟站岗,哨兵沿着无名墓地走21步,然后停顿21秒,转身,返回,每小时换岗,从3月到9月每半小时换岗。我看到许多白发苍苍的老兵,身穿旧军服,头戴船帽,胸戴各种奖章,满含热泪地来观看仪式。国家公墓类似我国的烈士陵园,在阿灵顿举行葬礼是美军给予的最高荣誉。当葬礼举行的时候,阿灵顿的旗帜升起来,士兵守护着用美国国旗遮盖好的棺木,伴随着乐队演奏的乐曲,仪仗队由四匹高头大马拉的华丽肃穆的马车组成,庄严前进,在棺木放下之前,葬礼鸣枪队朝天空放三次排枪,吹响军乐是为了让死难将士安息,鸣枪是为了向阵亡将士致意。军葬仪式结束后,抬送灵柩人员将覆盖灵柩的国旗叠好,赠给死者的眷属。我曾为此写道:“苍葱古树指蓝穹,芳草茵茵仪似虹。俯视后人多努力,职责荣誉总随踪。 ”

      阿林顿公墓不仅是美国为国捐躯者的安葬地,也是人文与自然相映的游览地,更是美国国家利益至上的教育基地。每年大约有400万游客到此参观。在华盛顿市中心还建有宏伟的二战纪念陵园,韩战陵园是一组冷色调的美国士兵的雕像,在颂扬美国军人为国捐躯的同时,好像也在诠释着美军当年驻韩总司令克拉克的一句话,“在错误的时间,与错误的敌人进行了一场错误的战争”。越战陵园的设计者是一位当年只有20余岁的中国女孩,她的用下沉式V形纪念墙上面镌刻着在战争中死去的所有人姓名的方案在众多方案中胜出,凭吊的人络绎不绝。所有被葬在这里的人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曾经效忠于国家,国家为这些国家公墓出资埋单。它们与阿灵顿公墓一起向全球播散着一个信息,美国人民向什么人致敬。

      一个国家的人民向什么样的人致敬很重要,如果只是对大款致敬,一切向钱看,这个国家是没有希望的。我曾在军队工作35年,我军的传统教育和革命英雄主义教育是强项,是优势。因为我军拥有专门的政治工作,各级配有政治干部,建有政治机关。看到美国的这种渗透在社会细部的国家职责荣誉的教育,深感他们在注重经济建设的同时,注重社会建设,注重核心价值观建设,社会的价值取向鲜明,使整个社会正面积极而有序,也有许多可供我们借鉴的地方。我们一些地方的烈士陵园由于缺乏社会关注,缺乏经费,缺乏人文支撑,破旧残损的现象时有所见,我们应该引以为戒。在党的十七大之后,我军在核心价值观中增加了“崇尚荣誉”的内容,这是符合国家利益、时代特征和军人特点的,是有深远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