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事新闻

失去了祖辈父辈的掩护 我们终将走向生命的前线

2018-04-07 01:32作者/编辑: 四川殡葬网 来源:成都商报阅读次数:81

        张爱玲/

        中年以后的男人,会时常觉得孤独。因为他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

        王安忆/

        生命就像是一场阻击战,先是祖一辈的倒下,然后是父一辈倒下,现在兄长一辈的也开始倒下了。我们越来越失去掩护,面对着自然残酷的真相。

        毕淑敏/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亚力/

        我老公说他二十多岁优越感很强,大家都很好;三十岁之后父母陆续生病,遂成熟不少,觉得要开始挑起家庭重担,努力工作赚钱养家。

        GOLDEYES/

        人生到了一定岁数,自己就得是那个屋檐,因为你再也无法另找地方躲雨了。

        儿时,我们被父辈、祖辈带着,祭拜先人。后来,我们带着儿女跟着父辈来祭拜祖辈。再后来,我们带着儿女,还有孙辈,来祭拜祖辈、父辈。

        这就是生命,如果说它是战场,那么一开始有祖辈替我们掩护,后来还有父辈替我们掩护,甚至再后来我们的兄长也可以替我们掩护。但我们终将走到生命的前线,为子女、为孙辈做掩护。

        这便是生命的传承,这不但让我们明白了生命,也懂得了爱。我们因为爱来到这个世界上,祖辈、父辈的爱,儿女、孙辈的爱,让我们的生命有了意义。让我们在家庭角色的变换中成长,让我们可以满怀信心地投入新的生活中去。

        我也很想一直年轻啊

       但谁会真的去喝不老泉呢

        ——我不愿意她永远只停留在生命中的某一个阶段。

        如果我们一直不肯老去,我们的儿女就无法成长,生命的新陈代谢就无法继续。

        前天晚上,女儿躺在我身边,忽然伸手过来,帮我拔了一根白头发。

        我叹口气说,还多着呢,你拔不过来的。

        女儿想了想,然后在她出生10年来,第一次问了我那个问题:“妈妈,你想不想永远年轻啊?”

        “当然想了。”我不假思索。

        “那你也就会永远都活着?”

        我本想说:废话,死了还怎么年轻,但转念想到辞世15年却依旧被无数粉丝怀念的张国荣,觉得他虽不在人世却永远年轻。于是改口说:“嗯,永远活着。”

        女儿接着说的话,让我的眼泪一下子涌上来。

        “要是外公也能永远活着就好了。”

        老公去年被调到外省工作,我们夫妻两地分居,我一个人要上课、要准备博士论文,还要辅导女儿作业,虽然一周只排三天的课,但其余的日子里,我经常累得感觉爬不起来床。

        幸好还有妈,虽然去年承受了爸爸去世的巨大打击,她依然勤勤恳恳一如既往地买菜做饭洗衣服,尽量帮我承担家务,好让我喘口气。

        爸爸去世后,妈妈老了很多,头发更加稀疏,她却懒得戴假发套了。

        有一次和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靠在靠垫上,无意间看到她凌乱稀疏的后脑勺,我心里就猛地一疼。

        上周末,我让妈提前回了老家,和舅舅姨妈待几天,我自己准备辛苦一点,清明节当天往返,给父亲扫墓。因为女儿被选上代表学校参加全市的一个小学生文艺活动,恰好就是清明假期第二天,必须赶回来。

        女儿的三年级语文课本里,收录了台湾作家林清玄的一篇散文《和时间赛跑》,作者的父亲说,“所有时间里的事物,都永远不会回来了。”作者写道,于是当时尚小的自己下定决心:要和时间比赛,“虽然我知道人永远跑不过时间,但是可以比原来快跑几步。那几步虽然很小很小,但作用却很大很大。”

        女儿问我问题的那个晚上,我很久没睡着,想起来自己年轻时看过的一部电影《不老泉》(Tuck Everlasting)。当时也曾经幻想,如果自己面对那眼泉水,会不会去喝。

        最后好像还是不会。就算能让女儿也可以和我一样不老不死,我也不愿意她永远只停留在生命中的某一个阶段。如果我们一直不肯老去,我们的儿女就无法成长,生命的新陈代谢就无法继续。

        (文/巫文妮)

        生命是条不停流淌的大河

        河里没有一块能站住不动的石头

       ——老去的同时,最值得安慰的是孩子们也长大了,一个个自力更生、成家立业,有了下一代。让过去的过去,珍惜眼下感觉幸福的每一天就好。

        今年清明我也是提前回老家扫墓,没喊儿子儿媳,也不是怕他们工作忙,一个周末的时间,离成都两个多小时的路,他们倒是早就说了要陪我去。

        主要是因为,我这次打算跑三个地方,除了扫墓,还要去趟W市,去给我大姐也扫扫墓,然后再去附近的Y市,看看我小弟。

        能有这么多时间,也是因为小孙女上了幼儿园,我和老伴帮忙带孩子的压力小了好多。三年前我退休的时候,刚好有了孙女,直接从工作岗位走上“育儿嫂岗位”,今年春节后,感觉是三年来第一次享受退休的闲暇时光。

        这三年里,伤心的事有两件:我大哥和大姐先后去世了,都还没到70岁就因病去世,大姐都没见上最后一面。最大的安慰和开心事,就是看着小孙女一天天长大,活泼可爱。还有儿子儿媳也都算孝顺和体贴我们老两口。

        父亲和母亲相继去世已经22年了,这是我心里最大的一道伤口。

        两位老人本来一直和大姐作伴,因为大姐工作变动,要离开W市,父母千里迢迢来投奔我,原来那一屋子的家什细软,因为当年没有那么先进方便的物流,也加上我们住的房子本来就小,放不下那么多东西,大约80%都只好舍弃了。

        母亲心疼得不得了,那可是她大半辈子积攒的,虽然多半都是不怎么值钱的东西,但哪个老人不是像宝贝一样存着自己的各种生活用品?我记得她刚来我家时,动不动就念叨:“蛮大的一个家,就那么没了……”

        后来母亲可能有些脑萎缩了,对很多事情都越搞越糊涂,伴以情绪抑郁,经常哭哭啼啼,那时我和老公正是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儿子正值青春期,我和老公经常爆发争吵,当着老人孩子的面,总之一言难尽。

       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我对年迈的父母,经常会懒得照顾他们的情绪,甚至态度不好。到现在我都记得:80岁的老父亲坐在沙发一角,颤颤巍巍捧起碗吃饭的情景……

        因为饭桌小,五个人不好挤,我们就一家三口和母亲坐在桌上吃,给父亲碗里拨好菜,让他在沙发上吃,当时我只想,沙发上坐着还舒服些。

       父亲什么都没说就接受了。

        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后悔得心如刀割。为什么不让孩子在自己书桌上吃呢?怎么能不让老人上桌呢……可是这种醒悟,直到父母在短短一个月里先后病逝,才永久和深深地击中了我,这份悔恨,可能我会一直带到自己的坟墓里去。

        父母刚走那几年,我常常一个人去扫墓,跪在老人的墓碑前,觉得永远没法补偿他们。

        大哥也是苦命人,因为是头胎,母亲生他的时候难产,护士用产钳夹出来,听父亲说,当时头都被夹得有些变形了,后来人就有些痴傻,一条腿也跛了,领了残疾证,蹬三轮为生,我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如果没那事故,大哥应该不会如此。

        大哥一辈子没讨到老婆,父母在世还经常嘱咐我们关照他,父母去世后,因为不在一个城市,他也不太愿意联系我们,就逢年过节打个电话,以至于他突然中风后,在地板上躺了一夜才被邻居发现,我到现在也不忍心去想,那一夜(南方的冬天)大哥是怎么熬的。

        出院后,也只能把大哥送去养老院,他身体变得非常虚弱,不到半年就去世了。他和大姐住得最近,而他在养老院时,大姐几乎没怎么去看他。我跑了几趟去看,心里很怨大姐,却不想她在大哥中风前就查出自己得了肺癌……

        我们兄弟姐妹一共五个,我排老四,大哥大姐走后,排老三的二哥做了肾结石手术,术后恢复得不好,本来花白的头发,两个月竟然全白完了。我当时心里还曾掠过一个不好的念头:老天这是要按顺序来收我们吗?

        虽然对自己说别迷信,但还是忍不住格外关注二哥的身体,他今年70岁。我们最小的幺弟也满60了,年轻时那么风风火火的一个毛头小子,曾经觉得他像是永远都不会成熟起来一样,如今居然也可以去办老年证。

        老去的同时,当然最值得安慰的是孩子们也长大了,一个个自力更生、成家立业,有了下一代。生命就是一条不停流淌的大河,河里没有一块能站住不动的石头。让过去的过去,珍惜眼下感觉幸福的每一天,就好。(文/天蝎踏飞鸟)

        被妈妈捧在手里的小公主

        一夜长成坚强的母亲和女儿

        ——她终于学会了打扫卫生,学会了做番茄炒蛋,学会把米蒸熟……她也曾一个人在晚上,客厅里关了灯痛哭,但多数的时候,是忙得忘记了流泪。

        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闺蜜娟,拥有一个让我十分羡慕的家庭:爸爸温文尔雅,妈妈热情能干。娟从小就很受宠溺,不像我妈,我还没上小学她就要我学做炒菜、洗袜子等家务。娟在家里什么都不用做,直到结婚乃至自己都生了孩子之后,依然不会也不需要做饭。

       至今我还记得:上大学那会儿,我去她的学校看她,她说父母来了,让我在寝室等她,过了一会儿她独自走进寝室,我正纳闷,就听见她妈妈气喘吁吁的声音穿过楼道:“这闺女脾气也太大了嘛,听不进父母数落一句,就自己走了。”原来,她父母一人搬了一件精品牛奶,跟着她,一步一步爬上了位于7楼的寝室。

       毕业后,我和她去旅游,两人住在一个酒店房间,每次只要她从洗手间出来,我都一阵头疼,因为里面一定是如洪灾过后般的一片混乱……可想而知,她的生活是如何没有收拾。

       等到她当了妈妈,除了喂奶之外,其他所有事务都是爸妈代劳。直到孩子上小学,37岁的娟仍悠闲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依然是被爸妈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

        这一切被两年前一个电话打断了。

        一个夏日午后,我接到娟的电话,电话那头,她泣不成声地告诉我,妈妈被查出肺癌晚期……最开始,她妈妈还一边化疗一边和她爸爸坚持继续照顾外孙女和她的生活,直到日益沉重的病情,让她妈妈不得不放下所有家务,长期住院。

        她爸爸在医院照顾老伴的过程中,因为劳累和忧虑,又经历了一次心脏手术和一次腿骨骨折,但依然用常人难以想象的耐力和坚强为女儿减轻负担。也是在这期间,娟的婆婆又在一次游玩途中摔下山崖,在医院昏迷了半个月,险些成了植物人。

        那大半年时间里,她和先生几乎不是在医院就是在去医院的路上,上小学的女儿几乎顾不上了。她终于学会了打扫卫生,学会了做番茄炒蛋,学会把米蒸熟……她也曾一个人在晚上,客厅里关了灯痛哭,但多数的时候,是忙得忘记了流泪。

        一年后,她妈妈还是走了。她对我说,当自己把妈妈的骨灰盒抱在怀里的时候,才彻底、深刻地意识到:最爱自己的人,真的永远不在了。“我的成长来得太晚了,再也没有机会孝顺妈妈。但是还有爸爸,他现在只剩一个人了,我一定要照顾好他。”

        现在的娟,除了照顾父亲、管教孩子,也承担了相当的家务,工作更不用说,全都是她为之拼命忙碌的事。为了让自己有充沛的精力,她开始健身,每天早上6点起床跑步一小时,雷打不动。

        10年前怀孕生女后,1米62的娟被妈妈喂成了150多斤的胖子;10年后的她,瘦身到110斤,她说,“这部分减掉的体重,就当是对那个过度依赖妈妈的自己,永远告别吧,现在的我,要为父亲、为孩子遮风挡雨,把妈妈的爱传承下去。”

        我也觉得,面对终